长大后,我终于没有变成你

日期:2017-12-27
浏览:1
我的家乡在祖国的大西北,那个只要一提及她的名字,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问我,“你们那拉面好吃吗”的地方。
 
undefined
 

 

1

 

初中时,我的同桌姓周,一个很内向腼腆的男生,我姑且叫他小周。小周是典型的好学生,上课认真,下课比上课还认真的做功课。他有一个理科大脑,但英语却也出奇的好,这让我很嫉妒。他自己说,因为他对英语有兴趣,每次看美国大片,他都学上面的主角骂街。我说,嗯我也是,但是我只记住了骂街的句子。

 

undefined

 

2

 

初二,班里来了一位新的英语老师,姓李,女的,三十多岁,厉害到只要提及她的大名大家都会下意识的快速扫视四周排除危险。在我们那个年代,老师体罚学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我也挨过不少板子,可小周却从不翻车,他始终是李老师口中“你看看别的同学”里那个“别的同学”

 

一次,英语老师布置的作文名字是“My Father”。 面对如此老套的题目大多数人都草草应付一下交差了,可第二天李老师气急败坏的走进教室后,第一个叫到的却是小周的名字。

 

“来,你来给大家念念你的文章!亏我还把你当榜样!你上来!”

 

小周似乎不意外,他安静的上讲台念起自己的文章。具体内容我早已记不清,但有一句是“My father was a policeman”

 

之后的内容大概是李老师很恼怒的质问他为什么一个一般现在描述的文章却通篇使用过去式,时态各种混淆各种纠结,连这都弄不清楚上课都想什么了之类的。小周挨了罚,但大家也都不以为然,谁没挨过。奇怪的事情是,从那一年开始,小周开始强烈的抵触英文,后来的中考加高考,英语全都是他最差的科目。我有时问他,你这英语分不太正常吧,他也是心不在焉的回答,我又不出国,学不学的有什么要紧。

 

undefined

 

3

 

去年十一国庆,小周在老家结婚办喜事,很多同学都被邀请了。我从单位请假回老家满怀期待的赴约,去见见这个久别的朋友。典礼上,给父母敬茶的环节,我看到男方的家长只有小周的母亲一人。我问身边的中学同学他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说,小周的父亲在他上六年级时出任务抓捕犯人,后来因公殉职,这么多年靠他母亲一个人也真是不容易。

 

朋友问我,明君你还记得咱初中时那篇作文吗?“我的父亲”,就那回小周被批的那个,他写的,全都是对的。他爸爸其实是一个英雄。回忆终于泉涌般出现在我脑海,之前不明白的太多细节也在一瞬间全部合理串联。我点点头说,嗯,记得,而且也明白了。

 

 

4

 

2017年,我当老师已经整整7年。我的学生,同事和朋友们都不时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选了老师当职业呢?我给出过很多答案:自由呗,稳定呗,适合呗。但其实,可能我只是想帮孩子们保留一些东西,争取一些东西,捍卫一些东西。陪伴着他们一同努力奋战,我期待着这些年轻人能够在未来改变世界,但是,我更希望的,是他们永远,永远不要轻易被这个世界所改变

undefined